第34章 第34 章_退潮
奇书小说网 > 退潮 > 第34章 第3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第34 章

  回去后,温知予老想。

  那场聚会,那个生日蛋糕,顾谈隽送给18岁的温知予的生日礼物。

  18岁的温知予是什么样子呢。她都不敢说,反正她自己是觉得很差劲的。

  或许大家回忆自己的青春期总这样,迷茫彷徨,趴在校园栏杆边追寻阳光。写不完的作业,家长没有理由的严苛和责备,她背著书包忙碌又艰难地走在那条路上。

  直到,她忽然遇到了自己的光。

  七年前的夏天,燥热蝉鸣,闷燥网吧。

  她问那个叫jul的人。

  [你的梦想是什么?]

  那个永远灰掉的游戏头像,她知道自己永远等不到他的答案,他也没有机会回她。游戏玩家几百万人,她拥挤在其中,像最不起眼的砂砾,连那个男生的生活也没机会参与。

  可为什么青少年总要活在那些框架中呢。

  游戏是毁掉一代人的毒药吗,是精神鸦片吗,她想,或许那是零几年的少年们最真实的记忆,是那群孩子十五六岁时繁重课业下唯一快乐放松的寄托。

  也是那个隐秘的角落下,她喜欢过他的唯一凭据。

  喜欢一个人,不是非要他一个怎样的回答,而是在最贫瘠的岁月里与他共同努力,因为他而找到自己人生的目标。

  陆芹这两天身体好多了,暑期没什么事做。温知予下班回去,陆芹坐桌子旁戴着老花镜修改教案,嘴上喊着肩膀酸,温知予就过去帮着捶肩。

  一边说:“既然都放假了,那就好好休息,您啊,老放不下您那工作,是准备忙到退休了?”

  她妈说:“退休哪有那么快,你妈我还能干十几年呢。班里那些孩子都皮,暑假作业不好好做,回头……”

  她知道,她妈妈的口头禅又要来了:孩子不教好,回头成绩落下来那该怎么办。

  温知予叹了声气:“您啊,也就老喜欢摆出那套说辞了。”

  “那不然,我能带出你这么好的女儿。”

  陆芹看她一眼,又说:“还是没管好,要不然,当初也就找个好点的工作安稳度日就好了,谁能想到,原来也没说对游戏什么的感兴趣的,突然敢那么大胆去开厂。”

  温知予说:“也就是,爱好。”

  “我原来不知道你有这爱好。”

  这话温知予没回。她又问:“哎,对了,上次你说的那个男生,谁啊,哪认识的?”

  温知予嗯了声:“就是以前高中同学。”

  “高中同学?”陆芹惊讶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个同学,人可以吗。”

  “挺好的。”

  “什么家庭啊,是南华人吗。”

  “嗯,南华。跟我同一届。”

  “那可以,本地人好。以后结婚,就得找本地人。”

  温知予帮她妈捏着肩,没敢说。什么结婚啊,八字没一撇呢。

  晚上温知予本来在家看书,忽然收到他信息:[吃饭去不去?]

  她问:[什么样的饭局?]

  他说:[就那几个,很寻常的那种。]

  她回:[好。]

  消息发完,身处餐厅沙发里的顾谈隽把手机搁回桌上:“一会儿我有个人过来。”

  伸手拿过桌面的烟盒,又看打火机,没有,就挑眸看对面张嘉茂。

  张嘉茂把自个儿打火机丢过去了。

  他手指干净利落顶起盖帽,摁下,燃烧烟草,火光四溅。

  张嘉茂问:“你聊天的那个新女友,温知予?”

  顾谈隽含烟的动作微顿,又嗯了声。

  新女友,是吧。

  张嘉茂说:“你挺喜欢她的。”

  他说:“是吧。”

  喜欢是挺喜欢的,不过男人之间,也蛮少谈论各自感情的。

  张嘉茂又问:“你爸最近有找你么。”

  顾谈隽往后靠,懒散地闭上眼:“跟我没关系。”

  顾谈隽今年二十五六,那两位,很少见他的。

  顾谈隽的爸妈是他16岁那年离的婚,不体面,歇斯底里,闹得很难堪。顾谈隽本来是跟他妈的,那个女人因为这段婚姻厌烦一切,后来,也指着他说:你就跟你那个死老爸一样。我恨死了他,也恨死了你。

  她讨厌极了他,即使,他在别人眼里向来优异。

  后来,她就组建了新家庭,现在好像是有个妹妹吧。不知道,反正她每次给他发消息发视频过来看,喊着阿隽,他也没管。

  他爸也有新家庭,他妈也有新家庭,到他这儿,倒成了个多余的。

  现在顾谈隽户口本上是跟他爸。

  但实际是孑然一身。

  也没关系,人活世上,谁不是孤独的,一个人来,一个人走。

  “他还是记挂你的,经常打电话找我问你。”

  “记挂我?是记挂着怕我在外面做什么吧。”顾谈隽道:“他也就那些财产能给我了。其实我也不需要,事业,我自己也做得很好。”

  张嘉茂知道他性子。

  顾谈隽这人,无任何牵挂。

  他说:“是。”

  结果坐了没一会儿,顾谈隽手机屏幕亮了,那姑娘给他发了信息,说:[到了,但我好像迷路了。]

  他起身说:“接个人。”

  看着他身影出去,张嘉茂又想,嗯,好吧,现在还是有的。

  温知予上去的时候才发现这儿包间座位跟迷似的,她找不到地方,在走廊像无头苍蝇。结果给他发完消息,面前门一开,就是这间。

  顾谈隽手揣口袋里,还是他喜欢穿的黑色衬衣,看着斯文又冷欲。

  睨了她一眼,说:“这儿。”

  温知予有点尴尬,找了半天地方,哪知道房间就在她眼前呢。

  她跟着进去,里头也没坐两个人。张嘉茂在玩手机。

  她要知道张总也在就不来了。

  温知予过去,规矩地喊张总。

  张嘉茂颔首,说:“私人聚餐,倒也不用那么客气。”

  温知予没跟他吃过多少次饭,记忆还停留在上次,跟着他们一块见人,那种尴尬这辈子不想再体会。

  她不知道张嘉茂怎么看她和顾谈隽。

  但感觉好像也没怎么看。

  除去工作,大家也都是平常人,人家不关心她私人生活,她也就不在意这些。

  坐了一会儿张嘉茂也出去了。

  温知予坐顾谈隽旁边,小声问:“张总去干嘛?”

  顾谈隽说:“见旧情人。”

  她睁大眼:“上次的情感事件,张总还没处理妥善吗?”

  “嗯,差不多吧。”

  门没关拢,透过缝,她又见到了上次那个女人,那么知性漂亮,张总也不喜欢。

  她说:“张总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顾谈隽撑着胳膊,挑下眼睫看她:“你那么好奇别人啊?”

  “当然。”温知予说:“就像原来好奇你一样,我当然也会想那么厉害的人,感情里是什么样。”

  顾谈隽只笑笑。

  “我不知道,他们各自感情是什么样的,没怎么问过,我们也不会聊。”

  她哦了声。

  他又有些微妙地看她一眼:“但你就这么在我跟前提别的男人,我还挺不是滋味的。”

  “好嘛,我没有,我随口说说的。”

  顾谈隽扯扯唇,没吭气。

  张嘉茂这次没说多久,不一会儿进来,说:“温知予,上次把车给你的当时说事情有个□□传单在你那儿,还在吗?”

  她啊了声:“在办公室。”

  那是一些消费的发.票,当时说事情记得给张嘉茂的,经过医院的事情一闹,大家都忘了。

  这些天没去嘉祯,也没找着机会。

  看他需要,温知予试探着问:“我现在找个人拿来?”

  张嘉茂口吻很淡:“那你安排个人吧。”

  说是安排,其实也就是看谁就近有空。他们几个合伙人平常各忙各的大家也不是每天都有时间去工作室,毕竟都有员工。

  她给姚卉发了信息,说:[姚卉,你在办公室吗?就是你今天下午不是也要来这儿吃饭嘛,我桌上台历里夹着几张发.票,可以帮忙带一下嘛。]

  姚卉回得很快:[在,给谁啊。]

  她说:[张总。]

  姚卉:[哦,咱老板啊,就那个老不喜欢笑的老干部是吧。]

  之前他们见过一面,就在他们的工作室里,张嘉茂亲自来视察了,就那次见面,姚卉倒茶,结果不小心洒人投资人裤腿上,没把他们几个吓出一身汗,姚卉当时就赶紧道了歉。

  好在张嘉茂心平气和,什么也没讲。

  只是当时看姚卉一眼,说:“很久出来没碰着过这种事了。”

  明显一句刺,把姚卉给刺到了。

  后来姚卉说:我不喜欢和张嘉茂打交道。

  温知予问为什么。

  她说:老搞出个那么正的做派,跟什么高中课堂老师似的,抱歉,我可是坏学生,我就喜欢跟老师作对。好吧,即使他是咱们大老板,那又怎样,工作以外我不care啊。

  姚卉:[有空,我马上就要去那边一趟。]

  温知予:[那麻烦你跑一趟啦。特别重要。]

  姚卉:[成。]

  东西拿到的时候是姚卉给他发的消息,知道他们一块在吃饭,想着温知予应该在饭桌上,谈商务还是什么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是来送东西的。

  本来想给温知予发消息,可觉得麻烦。她跟张嘉茂加过微信,虽然忘了是什么时候加的,但在姚卉心里,她不怕老板、也不怕领导,她一贯认为工作和私人是分开的,工作时你牛逼你是领导你是我投资人,可私下,咱们也都是个人。

  她给张嘉茂发了信息:[张总,我到了。]

  张嘉茂:[三楼。]

  姚卉有点想翻白眼。她赶时间,但这意思是还得她自己上去。

  知道领导都习惯坐着。

  她也没想说啥,想归想,她还是上去了,找着地方,然后规规矩矩发个信息:[张总,我到了。]

  结果刚要往里走,就听见楼梯间那儿有男人正在打电话:

  “是,但我说过,好聚好散。我并不想多拿什么时间跟你讲。”

  姚卉听出这声音,脚赶紧刹住了。

  张嘉茂并不是个做事拖泥带水的人,那场感情纠纷耗时太久,女方早耗尽他耐性。在他心里,一段谈不下去的感情趁早分手,也没什么好说的。

  大家也都是快三十岁的人了,没必要一直深陷感情不肯放手。

  况且,这场感情也并非他的错。可以如此体面,已是他最大让渡。

  电话还没打完一回头,就瞧见了姚卉。

  平时上班穿惯了职业套装的女人,今天应该是去赴什么约,穿了个吊带,格外奔放又大胆。之前没注意过她,突然瞧见叫张嘉茂不免多看了她一眼。

  想,要是在他公司这么穿,他必然要讲的。

  姚卉把东西递过去:“张总,您要的□□。”

  他接过说了句:“谢谢。”

  姚卉又问:“知予在这儿啊?”

  张嘉茂还在打电话,眉头微拧,电话里女人在哭。听见姚卉说的这句他看了对方一眼,也没回复,只跟电话里说:“别哭了。”

  姚卉知道,人忙着呢哪理得了她。

  碰了个壁。

  她没说别的,摸摸鼻子,下去了。

  临走前给温知予发消息:[你能跟张总把关系搞好也是你牛逼,我是不行,真的跟这种男人打不来交道,刚刚人还不理我呢。]

  温知予惊讶:[你都来了?怎么没给我发消息。]

  姚卉:[是啊,不是他要吗,我直接找他了。]

  温知予:[厉害…]

  姚卉:[没关系,男人,不搭理我,我心里也不爱搭理你。]

  温知予看着手机上这些话都觉得心惊胆战。她们工作室的合伙人里,就姚卉性子最拽了,她不像知予想尽力处处做得体面,也不像谭丰能说会道像老油条。她就这样,不爽了就直接讲,爽了也跟你开心两句。

  真正做到不在乎任何眼光,温知予羡慕这种强大心理。

  她说:[张总应该忙吧。]

  姚卉:[是,在忙跟女人的感情呢。真的,他这么古板的人竟然有女朋友?]

  温知予心想,嗯,不仅有,而且还是情人。或许这个圈子的男人都这样,其实以他的实力,有一两个女人也正常。

  姚卉又说:[好好吃饭,我也去聚餐了。]

  温知予:[好。]

  姚卉:[你跟顾谈隽在一起是不?]

  温知予知道她看得出来,没想问得如此直接。

  姚卉:[你牛逼,温知予,能泡到他我是真的佩服。]

  聊天玩了半天手机,顾谈隽看过来,问:“在跟谁聊?”

  她收起,说:“姚卉,刚送完东西过来。”

  “嗯,就那个特别泼辣的女生是么。”

  “你记得啊?”

  “是啊,上次大会她站你旁边,还说要给你介绍几个帅哥,不是么。”

  温知予有点羞赧,没想到这种细节他还记得:“当时就嘴上开开玩笑,跟你们男人一样。”

  “不。”他淡笑:“我可不开这种玩笑。”

  人还没齐,桌上就上了点小菜和一盏茶,两人没吃,就坐在那儿闲聊。

  顾谈隽拿起茶杯掂量着看了看,又问她:“还没问过你,为什么,好好的会想到做游戏?”

  “啊。”温知予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

  “原来喜欢玩?”

  “是,以前是喜欢玩。”

  “玩的什么?”

  “就,随便,什么都玩。”

  “高中那么忙还有时间呢。”

  “是啊,周末不是有空吗。”

  顾谈隽嗯了声,盯着手里那个陶瓷做的茶杯,手指摸着上边的花纹。

  温知予又看他清明的眼,试探着说:“你呢?”

  顾谈隽往后靠了靠,看着前边墙上的山水画,像是回忆。

  “我啊。”他说:“忘了,但也挺喜欢的。就是爱好,不过不像你,这是你的梦想,我以前好像也有过类似的想法,后来,断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啊,生活里那么多事要做,哪有时间去忙爱好呢。”

  他又说:“以前也喜欢玩的,当时纯玩,纯发泄,也没怎么管成绩。好像那段时间成绩还挺差,有次熬夜到十二点回去被我爸训了,可是,也无所谓。”

  他说这番话,也让温知予不免记起以前。

  他好像从没怎么提过自己的爸爸妈妈。

  可她记得,顾谈隽成绩其实也没怎么明显下滑的,唯独一次,她印象最深的一次。

  09年,高三,优等生顾谈隽第一次被全校通报批评。

  因为周五的晚自习,他和男生翻墙去网吧被发现了。

  那一次很严重,大家高三冲刺成绩最是抓紧,更别提他这样的。温知予夜晚抱著作业去办公室,听见办公室里的嘈杂声停住脚步,望去,里边在激昂地讲话,她才知道顾谈隽的爸妈来了。

  或许,也不算爸妈。

  是父亲和继母。他的父亲当着老师的面在训斥他,旁边站着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

  顾谈隽穿着蓝白色校服,脸庞清秀干净,面无表情头也没抬。

  温知予听见他父亲说:“你这样堕落有什么出息?打游戏,去网吧,你厉害,你这样跟谁抗议呢,顾谈隽,你非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搞这种事,好,那你以后别回家。”

  他抬眸。温知予第一次看见他有那样的眼神。

  失望,冷漠,无动于衷。

  他说:“我今天就死外边。”

  回应他的,是他父亲的一巴掌。

  年轻女人去拉,班主任也去拉。

  那天之后,公告栏多了个通报。那几天,意气风发的男生确实沉默了,也好像有一段销声匿迹。

  温知予时常会在午后的自习望着窗外飞鸟想。

  为什么那么优秀的人也会有这样压抑的家庭环境呢。

  他好像过得并不快乐。

  起码,不像他看上去的那么好。

  她理解他的,她也讨厌这种高压的环境,讨厌每一秒都无法喘过气的窒息。毕业的那天,大家都撕掉试卷和作业,看着白絮纷飞,是喜悦吗,不,是向三年的高压和忙碌的岁月告别。

  她知道他远走高飞或许是想离开某些让他喘不过气的环境,大家皆是如此。

  可是她想治愈他,从过去就是了,她希望他开心,也一直在为了这件事而努力。

  有感而发。

  她抱住他,说:“没关系,顾谈隽,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永远。

  她在心里说。

  顾谈隽愣了下,像是没意识到这姑娘怎么会突然有这个举动。

  片刻后,看她。

  她贴着他心口,像是想努力地让他感受到她所有热情。

  心尖像被什么触动。

  他想抱她,手贴着她的背,最后又只是安抚地贴了贴。

  说:“谢谢。”

  饭吃完了,不知道去干嘛。

  两人一块出去,正好也还早,温知予问:“那你还有空吗?”

  顾谈隽转头:“嗯?”

  她说:“嗯,上次不是你教我打桌球吗,我感觉那天回去后老想,我还想试试手感,咱们能去玩吗。”

  “现在?”

  “是。”

  他点头:“可以。”

  说去就去,顾谈隽叫场子向来快的,朋友多,随便发两个消息就都来了。

  位置还是老地方,松晏。

  只是去那儿远,都知道是偏郊了,不过大家都爱那儿的僻静氛围罢了。

  去之前他还买了点零食和水放车上,温知予今天下午就没吃两口饭,几口寿司几块肉,顾谈隽怕她饿,还给她买了杯奶昔放车里。

  又是那辆墨绿色的轿车,五个3的省会车牌。

  不是什么贵牌子,关键是车牌值钱。

  温知予老早就好奇了,系安全带时忍不住问:“顾谈隽,你那个车牌多少钱啊?”

  他刚要开车,手搭上方向盘:“怎么了,你要吗?”

  “不是,只是我感觉很贵的样子。”

  “还好吧,你要的话送你。”

  她哪敢。

  温知予摇头:“算了,那我还是宁愿有一天我自己赚。”

  他笑笑:“可以。”

  她没敢说。

  就算她赚到也不可能去拿钱竞价个车牌,很酷,但她可不闲的没事烧钱玩。

  过去打球的还是那几个,本来都不想来的,你说你俩约会兄弟们去干嘛呢,当电灯泡。顾谈隽发话,最终还是来了。

  到了地方,庾乐音第一个跟温知予打招呼:“嘿,温老师。”

  温知予已经习以为常了,还能回他一个:“你好,庾老师。”

  庾乐音挑眉。

  之后看在桌边摆球的顾谈隽,过去,胳膊搭他肩上压声说:“他妈的两个人要约会直接去开房啊,在这打什么球,我真是不懂。你是不是男人。”

  顾谈隽:“你不嘴炮会死?”

  庾乐音逗趣着笑:“是,你弄我。”

  顾谈隽懒得跟他扯:“去拿球杆。”

  顾谈隽是最会的,问他们打什么样的,大家也都说随意了。

  温知予在旁边给他们喊加油,还准备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激动,好像回到高中时代看篮球场上他们男生挥洒汗水,两个班分别对抗。

  当时女孩子就在外围加油打气,特有氛围。

  顾谈隽穿着黑衬衣,袖口微挽至小臂,看着特瘦,调整站位,转球,做什么都自成气质。

  她又看到那块腕表了,每次弯身,每次手指触碰球杆,杆身摩擦过那块金属质地的表,画面赏心悦目。她不禁又感叹了,这男人的品味真不是一星半点。

  有时候她都觉得,她要沉溺到里边。

  人群安静时,她忽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说:“顾谈隽加油,你一定赢。”

  他本来在俯身看球。

  听到她喊,忽而抬眸看她,眼神与她对上。

  之后,冲她弯唇笑了笑。

  温知予也不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十年前,在球场奔跑的他从来看不见人群中透明的她。

  十年后,他的眼里却能精准捕捉她的存在。

  她看着球桌上的男人,忽然觉得她从没有那么难以平息过。

  顾谈隽很顺利地赢了。他在赛场从不失利,与朋友的切磋自然也是。

  之后,男生几个都知道该留给他们私人空间,都识趣地找了个借口出去了,说找地方抽烟,谁也不知道他们实际是去干什么。顾谈隽过来拿水喝,温知予递给他,他又说:“饿吗?”

  她摇头。

  “这还不饿,下午都没吃多少吧。”

  “真不饿。”

  “好,那你要试试么?”

  说是来玩球,她压根都没上过桌。

  温知予看了后边球桌一眼,确实有点怯场。

  “我可能都要忘了上次是怎么玩的。”

  “没事,随便玩。”

  他拿了根球杆给她,温知予试着像上次他说的那样去操作。站位、臂展、大拇指贴着食指架杆,瞄准球袋。

  她试着击出,虽然动作有点滑稽,但这次主球很轻松就击出去了。

  那颗目标球离袋很近,第一次就进了,

  她有些欣喜,站起身邀功似的看他:“怎么样?”

  顾谈隽放下手里那瓶水,跟她笑:“可以。”

  接着他走了过来,站她身后。

  俯身,带着她的胳膊。

  “但你试杆,握杆的小臂一定要是放松且自然垂直的。就像这样。”

  他调整着她动作。

  温知予的心忽然提起。

  她感受到他坚实的胸口他的气息,他讲话的低冽声线。

  他说:“做事要专注,不能分心,把目标放在眼前。”

  球杆摩擦手架,击打,主球撞击目标球托出。

  可温知予的心思都飞远了。她根本,无法保持冷静。

  她也不知道顾谈隽是怎么保持这么冷静的。

  她窝在他怀里动也没动。

  顾谈隽盯着面前球桌,忽而好像也感受到了。

  他们停下动作,然后对视。

  就在这偌大而安静的台球室,灯光照着他们的脸。

  火星也不知道是哪一刻起的。

  像是冲动,又像是双方想法的不言而喻。

  他们对视,又忽然亲吻。

  温知予无措地抓住他,腰椎随着他撑住桌的惯力下压,他们猛烈又炽热地接吻,仿佛要把对方都吃进去。

  又是上次那种无法控制的感觉。

  大家谁也无法保持理智,谁都食髓知味。

  亲了不知道多久,他抱起她,把她抱到球桌上,低头抵着她的额压抑呼吸:“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过分。好像也没多少天,总是跟你这样。”

  对一个人会有欲望,会渴望。她是,他也是。

  她摇头。

  “顾谈隽,知道吗,从见你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你这个人我一旦沉溺进去,就永远也出不来了。可是一辈子能遇到几个能让人有冲动的对象?或许除了你,我再遇不到了。你也会觉得和我在一起感觉好吗?”

  他说:“是。”

  冲动的,激烈的,他也会有想法。

  “那就好了,人是平等的,性也是,没有谁亏欠谁,也没有后悔一说。”

  “我想和你感受世间所有浪漫。”

  她抱着他脖子,附在他耳边说:“所以,我也就想和你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qishu.com。奇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8qishu.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