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72 章_退潮
奇书小说网 > 退潮 > 第72章 第7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2章 第72 章

  南华的那场雨下了很久,跨越一整个月末,转眼又月初,竟还没停。

  温知予挂阳台上的衣服老不干,她妈妈每次上班前要她收了,结果温知予看书看忘了,一堆衣服就那么晾阳台上淋雨淋了个透。她全都塞洗衣机里回炉重造,空闲时间又懊恼怎么最近做事总走神。

  人年龄到了,老不记事。

  她妈最近忙得很,学生六月都要准备期末考,大家都在赶班,她妈批改作业,熬夜准备课上要讲的题。温知予怕给妈妈添麻烦。

  但还好,再忙也能过去。

  上班时姚卉问她:“那鸭汤好喝吗?听说你那天挨骂了。”

  温知予刚到公司把午饭盒放冰箱,嗯了声:“到点忘了做饭,挨了我妈一顿批。”

  “怎么着回家还能忘做饭啊,搞什么那么入迷。”

  提起这个温知予也心虚,那天歪了的地毯她都没好跟她妈解释呢。

  “就玩。你要喝鸭汤吗?我还炖一次。”

  姚卉耸耸肩说:“算了,我还是下次去你家喝阿姨亲手做的吧。”

  温知予说:“还是嫌我手艺。”

  “诶唷,我们知予这么贤惠,我喜欢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嫌弃哦。”

  “就你嘴甜。”

  “一会儿说我嫌你一会儿说我嘴甜,你这变得也够快。”

  俩人在休息区聊了会儿,看温知予嘴有点白,姚卉问:“最近怎么了这是,老感觉人虚。”

  “没怎么,低血糖吧。”

  “没有吧,肯定是你上次旅游落下的。上次生病就是出门,以后在外不舒服就快些回来,别那么不舒服了还坐火车,坐飞机那不好吗,睡一觉就到了,非折腾。”

  “嗯。”

  “对了,你去和时临玩了什么?好不好玩?”

  好不好玩的,温知予也忘了。

  她本来还觉得做的许多事很有意义,她站在蓝天底下祈愿,买了那里的特产,她还买了好多箱生活用品给那里的孩子,还有孩子用藏语祝福她。

  可是后来回忆起,第一个浮出脑海的竟是那趟拉萨至西宁的列车。

  拥挤热闹的车厢。

  摇摇晃晃的盥洗室。

  她和顾谈隽那个惺惺相惜的拥抱。

  如果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的话。

  她收神:“还可以吧。碰到了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事。”

  “有意义?比如?”

  “比如。”温知予说:“车爆胎了两次算不算意义深重。”

  姚卉捂腹笑了:“你是小倒霉蛋。”

  正说着,有人过来说:“温姐,你的快递。”

  “谢谢。”她转头对姚卉说:“别笑了,赶紧工作吧。”

  结果那天刚午休,有楼下花店店员送上来好大一捧花,压了前台半个桌。刚好赶上办公室的人下去吃饭,大家看到前台都惊讶,纷纷说:“谁的啊。”

  有人念贺卡上的字:“送给温小姐。天,谁追温姐啊?”

  温知予看到他们人群聚集起来时心就跳了两下。

  挤过去看,有人回头说:“温姐,有你的花耶。”

  她有点头疼,特怕在上边看到某个名字。

  还好没有。

  以为是谁,原来是施星晖。

  同事问:“最近什么节日?六一儿童节也过啊?”

  施星晖说:[半年一别,温小姐,别来无恙。]

  平和的口吻,像旧友述说。

  她知道,对方没放下。

  有人说:“这谁?”

  知情者悄悄说:“温姐前相亲对象,也可以说是,前任。”

  “那算是谈过?”

  说话的人神色微妙:“你觉得算就是算,不算,那就不算。”

  “说起来,还真有好多年轻人过六一儿童节呢,咱小时候觉得幼稚,不爱过,长大了纷纷抢着过。”

  庾乐音他们几个在一块的时候怎么说来着。

  “这是不是就叫,时光一去不复回,人生没有回头路?”

  “去你的,后半句明明是管他明天爱谁谁。”

  一群人哈哈大笑起来。

  那天天放晴,几个大男人难得一块聚了下,说是要吃饭。

  江瓦说:“难得见文盲吐两句诗来。”

  庾乐音说:“呸,去你的。”

  他老被说没文化,结果他们里头最有文化的那个不吭声。

  顾谈隽靠着,眼睫半阖,看着懒懒淡淡的。

  庾乐音说:“哎,顾大公子,咱不要这样沉默吧。”

  他没理。

  “听说你去找温知予了?”

  “嗯。”

  “那天怎么说的,找她了,话说开了,不应该开心吗。”

  他盯着天际许久,说:“是,开心。”

  “那怎么还老摆这个脸呢。”

  顾谈隽不讲话。

  他想到了那天。

  该说的是说了,说得畅快淋漓,做的事也做了。可之后又多少心中忐忑不知所终。

  老会想,他那天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

  说了就好,还亲她。

  会不会好不容易有点转圜余地又给他吓回去。可他就是想做,想做没有理由,做就做了,很爽。

  要再来一次,他或许还会更过火一点,都不会那么压着。

  这还是顾谈隽头一次,回忆一个那么转瞬即逝的吻那么久。跟什么纯情少男似的。

  想着,他自己自嘲地扯扯唇。

  庾乐音他们说:“呵,好好的笑啥呢,嘲笑谁。”

  “没谁,走了。”顾谈隽起了身。

  “去哪?”

  “找人。”

  顾谈隽说过会去找她,要她别躲他,温知予还是躲。

  他那天去她公司,她人压根没去,说是不舒服休息一周。一周,他想想,七天,温知予能躲他七天,躲得了七十天,七百天?

  就是这么想着,开车,踩了油门过去。

  一路顺风,刚要开进地下停车场,就见着两个熟悉身影从大楼出来。

  他踩油门的脚一顿,后头的车都差点跟着撞上来,有车摁喇叭,顾谈隽视线却直直盯着那边,滑下车窗。

  看清楚了人,片刻,他忽然有病一样嗤笑两声。

  当初结束那段关系时,温知予没想过有天还会和他见面。

  很少收花,那种正式的礼物,老是施星晖送的。

  可又确实不喜欢那种没提醒过的突然高调形式,总觉得麻烦了别人。

  他们从公司出去,两人一路朝她家的方向走。

  施星晖说:“上半年一直在外地,才回。对了,这就是个普通礼物,就当是朋友的那种,你别有压力。”

  “嗯,没事。就是你破费了。”

  “没关系,小事。”他说:“你这半年还不错吧?听说你前段时间去了趟西藏,那里怎么样,是不是心灵都能受到净化。”

  温知予笑笑说:“哪有那么夸张。就是平常旅游,再就是肠胃炎犯了,回来可没少折腾。”

  “是吗,当时好像看到你朋友圈了。现在还不舒服吗,我有药。”

  “不用,过好久了,我平时身体很好。”

  “那就好。”

  两人沿着回去的路就走,大概步行了两公里。

  这天可能唯一有个好,那就是温度很舒适,微风吹人身上凉快,只要不下雨,这就是座宜居城市。

  施星晖说:“其实这半年我爸妈给我物色了许多女生相亲,要我结婚。我都觉得不好,拒了,后来想过了,或许我一直以来要找的不是爱的人,只是适合度过余生的人,可这种人难寻,不是在人群里挑挑拣拣就能找到的。”

  “嗯。”

  “你呢?”

  “我什么。”

  “你这半年感情上怎么样。”

  “我啊。”温知予想了想:“也就那样,一个人来一个人走的,工作一个人,赚点钱,维持一下收支进出,没什么特别。”

  “你没有找新的吗。”

  “没有,实在是算了。”

  “原来喜欢的那个人呢?”

  她微顿,望向前方晚霞。

  “不知道。”她说:“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呢。”

  “你对他没有想法吗。”

  温知予有点语塞,半天没回答。

  他又说:“当然,我问这个不是别的意思,就是,温知予,这么久以来我还是老对你印象深刻。相亲那么多次,也只觉得你特别,就是想说如果还有那个可能的话,大家都单身,那么。我们还有没有可能。”

  这话题来得有点突然,可从他送花起又好像没那么突然。

  温知予说:“算了吧,真的。”

  施星晖眼睫轻眨,隐约听见最后希望破灭的声音。

  “其实,也不一定非要一段关系才能联系的,做朋友很好。你也很好,真的,是我的原因。”她说:“或许一开始就不太来电的,后面始终只是那样。也许,有的人只适合做朋友。”

  “你心里还是住着人的。”

  她缄默片刻,嗯了声。

  他忽而无奈轻笑,点点头。

  “我就知道。也还好,我们之间还是很体面的。能遇见你是我的幸运,一段合作,一段相识,能交你这个朋友也很好。”他怕她有心理压力,说:“没事,你也不用觉得有什么,当我随口说说。”

  “嗯。”她说:“你也是。”

  他们走到路口,要分别了。

  施星晖说:“其实这次回来除了找你们这些朋友,也有看看我爸妈。看过了,我也就放心继续出去忙了。”

  “你会更好的,温知予。”

  “你也是。”

  “希望你永远青春。”

  这话倒有点逗笑了温知予,她也说:“你也是,永远少年。”

  天渐渐暗了,他们站在路口道别离去。

  温知予刚回家就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人打电话去他们工作室找她,有急事,问是什么急事又不说。

  她说:“谁?”

  前台回:“不知道,陌生电话。”

  “电话给我,我转拨一下。”

  微信收到号码,她很快拨了回去。

  那边像是饭局,有点吵,电话刚通时还有个熟悉的声音说:“怎么可能接啊,她不会来的,你这什么馊主意。”

  “没微信啊,我要有还用得着这样。”

  “哎,你接了个电话,快接快接。”

  接着她听见一道严肃正经的声音,但听得出是刚刚没点正形的。

  “喂,是温老师吗?我是庾乐音,我们这边有点事,你现在有空吗?”

  其实温知予听他第一声就认了出来。

  没别的,就庾乐音这人讲话调调太特别,人群里你能第一个认出来的那种。

  “是,什么事?”

  “是这样,你在家吗,我们就在你家附近不远的餐厅吃饭,谈隽刚来就在桌上喝得不行了,我们几个实在没啥办法,你方便的话能来一趟吗?”

  “他喝醉,跟我有什么关系。”

  “哎,温老师。”庾乐音有点急了:“这不就你家附近吗,春澜街是吧,就春澜街旁边那条兴正街。你知道不?”

  “嗯,我知道。”这条街离她家还蛮远的。

  “我车刚停外边送另一个朋友开走了,没辙,我们实在没人能开车的,都准备搭出租车了。你离这近呗,再说谈隽那车我们也不敢动啊。”

  她说:“代驾。”

  庾乐音瞬间又撒娇了:“温老师,温姐姐,算我求你了好不,不然小弟不好办。要不我给你切个视频,顾谈隽,真的,你看他一眼,我真怕他待会儿发酒疯去你家去了。”

  前边还可以,最后一句把温知予眼皮说得跳了两下。

  温知予看了眼外边,她妈在看电视,她有个阿姨打电话来俩人为对方孩子今年高考聊了半天。

  温知予说:“送哪去?”

  庾乐音很快报了地址。

  “不远,很快就到。我先歇了,来了回头请姐姐吃饭。”

  “吃饭不用,我去一趟吧,最好真和你说的一样不远。”

  那地方她知道,周围是知名小吃街,酒楼也多。

  她很快就过去了,骑了她妈的电动车吹了一路风,到地方摘下帽子就看见店外的庾乐音。

  她过去问:“怎么回事?”

  “吃饭啊,人就在他车里呢,喝醉了,没啥。”

  “那怎么办,我送?”

  “好姐姐,感谢你。”

  “车钥匙。”

  他递过来:“顶配座驾,大家平时想开顾总的车都没机会的,真的。”

  她说:“机会给你?”

  “诶,姐姐使不得。”

  要上车,庾乐音突然说:“其实之前我表哥来找过他,他们两人对峙过,就当着我们一群兄弟的面,就在饭桌上。”

  知道这些,温知予要上车的动作一顿。

  稍微知道他是为什么了。

  垂眼,她嗯了声。

  上车的时候顾谈隽就在副驾驶上。温知予瞥一眼就瞥见那道清瘦身影,还有袖口挽起露出的半截腕骨。这车她没开过,里头奇奇怪怪东西一堆,出门在外装备倒一如既往奢侈昂贵。

  她拿车钥匙去开车,扭了两下,没火。

  她有点急,看看外边已经到路边讲话看出租车的几人,想去问他们这车怎么回事,可他们走远了。

  温知予只能坐回去。

  好不容易引擎发动了,想调座椅,摸了半天,旁边人像终于看不下去地出声:“下边一点。”

  她听着,手往下摁了,座椅突然一下弹起来。

  她又憋一口气好好把座椅调前,好不容易才坐舒坦了。

  打着方向盘要出去。

  没开过的车着实不像自己的车那么顺手,她严阵以待盯着后视镜。

  顾谈隽又出声:“后边没车,可以倒。”

  她沉默,转着方向盘出去。

  他说:“方向盘左打,不用打死。”

  她照着做。

  结果突然感觉后盘撞到什么东西,她脸色微微变了。

  他笑出声。

  喝了点酒,坐位置上,笑得特懒散。

  温知予说:“我下车,你来开。”

  “错了。”

  “什么错了?”

  “我错了。不笑了。”

  温知予要解安全带:“我下去看看撞到哪儿没。”

  “没。”顾谈隽抬手撑着下颚,说:“刚刚那儿有个墩儿,刮到了吧。”

  “那怎么办?”

  “没事,刮就刮到了,赶时间呢。”

  她想,赶时间还出来喝什么酒。

  “不说了,你自己来。”怕她开得不舒服,他微微起身,伸手在触屏上点了几下,调试。

  温知予说:“那么多车,还是你这辆印象最深刻。”

  他鼻音里应了声。

  她说:“怎么?”

  他回:“是,初次见面的,总是深刻的。”

  她心尖微动。

  “你这车不贵吧。”

  “怎么?”

  “要真刮到了,我不赔的。”

  顾谈隽笑:“不用,送你都行。”

  他老这样。问他什么,他都是说:怎么?那送你。

  平常人觉得不一般的,他随手就给了,轻描淡写得像对什么都随意。

  她又说:“你朋友是故意的吧,你根本没醉。”

  “嗯,应该。”

  “什么意思?”

  “应该的意思就是,你说得对。你知道,那怎么还来?”

  “那你也知道,你怎么不阻止。”

  “嗯。”顾谈隽很认真地想了想。

  “可能,是男人的劣根性。再或许,我想你,想见你。”

  “你去我公司了?”

  “去了啊。”

  “然后呢。”

  “没然后。然后就来吃饭了。”

  他们之间沉默了阵。

  温知予什么也没说,拧着操纵杆要开车。

  他说:“不用你送的。送到了,你怎么回?”

  她说:“不用管我。”

  他忽然说:“你忘不了我,温知予。”

  她动作停住,他盯着挡风玻璃,还在继续。

  “你爱我,你心里,无时无刻,每时每分,都在爱我。”

  她去解安全带:“下去了,你自生自灭。”

  手却被他扣住。

  这个下意识动作刚出的时候她都愣了。

  像是这个动作熟悉,很久前有过。

  好久前,他也是这样坐在车里,扣着她手腕问可不可以和好。

  那时她拒绝了。

  又是那么久过去,这一幕再度重演。

  她心口一片片的麻。

  “真没喝酒,没醉。”他说:“温知予,我很清醒。”

  她唇微张,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记得这里,当初你和施星晖两个人谈恋爱,约会吃饭就是在这是吗。那时我刚回国,朋友接风宴太多,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时还想着能不能见到你呢。做梦似的,还真见到了。”

  “我这人有点要面子,你说久别重逢的两个人也不好搞得太过火吧。”

  “我就压着,我跟你说,你好。”

  “别说了。”

  “就要说。”

  他盯着后视镜里她的脸,放缓了声,一字一句。

  “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那姑娘不是喜欢我的吗,怎么说变心就变心了呢。让我觉得她好像没有喜欢过我。”

  逐渐的,他声音轻得自己都要听不清。

  “你说,如果温知予有一天真的嫁给了别人,那我顾谈隽会不会后悔一辈子。”

  作者有话说:

  我来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qishu.com。奇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8qishu.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