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张家的滔天愤怒_吞噬星空:开局六翅黑蚊分身
奇书小说网 > 吞噬星空:开局六翅黑蚊分身 > 第26章 张家的滔天愤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 张家的滔天愤怒

  第26章张家的滔天愤怒

  “是你?”

  张泽龙看到苏辰,顿时火冒三丈,就想冲过来动手。

  “站住!”

  中年警官一声厉喝,吓得张泽龙下意识地停住脚步。

  他这才想起安全局的人就在旁边。

  “苏辰,你死定了,敢诬告我,我一定要让你把牢底坐穿。”

  张泽龙不敢动手,却疯狂地叫嚣起来。

  站在一旁的苏辰只是冷笑。

  张泽龙现在只不过是一头疯狗在叫嚣,等会人赃并获后,就再也叫不出来了。

  “报告,在地下一层的练武厅发现一具干尸。”

  就在这时候,一名战士迅速来到中年警官面前,汇报道。

  紧接着,一具尸体便被抬了出来。

  整具尸体的皮肤苍白得可怕,没有一丝血色,脸部狰狞,一双眼睛不甘地圆睁。

  四肢更是有明显的折断痕迹。

  显然在死亡之前经受过非人的折磨和痛苦。

  “昊白……”

  张泽龙原本还在怒视着苏辰,但当这具尸体一出现,整个人就瞬间傻眼了。

  他满脸不敢置信,呆呆地看着地上的尸体。

  愣了好几秒,这才回过神来,直接扑在尸体上悲痛地哀嚎起来。

  他才离开家一个多小时。

  怎么儿子就死了?

  还死得如此痛苦、诡异。

  “警官,他就是杀人凶手,是他杀死我儿子的,一定是。”

  忽然,张泽龙想起那两个杀手,猛地站起来,指着苏辰咆哮道。

  “你说是就是?证据呢?”

  中年警官冷笑一声。

  他可不会相信一面之词,任何的指证都需要有证据来支撑。

  “证据?”

  张泽龙一愣。

  他哪里有什么证据?

  就连这个指控,也只是凭空臆测,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事实。

  至于那两个杀手的尸体。

  他也不敢拿出来。

  那毕竟是杀手,还是安全局的通缉犯,拿出来的话,说不定还会引火上身。

  “报告,发现一个密室,里面藏有大批量的致幻剂,足有上千斤之多。”

  就在这时候,又一个战士从别墅中小跑而出,大声地汇报道。

  “什么?”

  听到这声汇报,张泽龙仿佛被一下子抽走灵魂一样,双脚一软就瘫坐在地上。

  他怎么都想不到,安全局竟然能发现他的密室。

  更想不到,这是因为苏辰的指引。

  “抓起来!”

  听到战士的汇报,中年警官立刻一声令下。

  立刻就有两名战士将张泽龙控制起来。

  万念俱灰的张泽龙,丝毫都没有反抗,任由摆布。

  他知道自己完了。

  再怎么挣扎都没用。

  再加上儿子张昊白也死了,让他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这次感谢你的举报,等一切查明,你就可以到安全局领取奖励了。”

  中年警官看向苏辰,微笑着说道。

  “这都是公民应该做的。”

  苏辰微笑着摆手。

  奖励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将张家一网打尽。

  当然。

  这并不包括张泽虎。

  他毕竟是一名武者,而且现在也在荒野区,没有证据能证明张泽虎参与到这件事情里。

  但苏辰并不在意。

  一个高级战士级武者罢了。

  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超越,到时候反过来拿捏张泽虎都可以。

  “苏辰,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我一定会让你死的,一定会。”

  听到中年警官这么说,张泽龙猛地抬头,冲着苏辰再次大喊大叫起来。

  ……

  很快,张家别墅就被查封了。

  密室中的上千斤致幻剂,也通通被当做证据搬走。

  至于张泽龙夫妇,直接被关进安全局的监狱。

  得到这个消息,张泽虎第一时间赶回江南基地市。

  他花费了巨大的代价,通过自己的人脉,终于在安全局的监狱见到哥哥张泽龙。

  “大哥,到底怎么回事?你的密室怎么会被人发现的?还有,昊白怎么会死了?”

  张泽虎脸色阴沉得可怕,心中充满了疑惑。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

  就仿佛有人在背后操纵着一样。

  “是苏辰,是他举报我的,那密室的位置恐怕也是他透露的。”

  “至于昊白,应该也是被他杀死的。”

  张泽龙眼眸中满是怨恨。

  “是他?他只不过是一个高中生,连武者都不是,怎么能做到这些?”

  张泽虎不解。

  张泽龙摇头。

  这也是他怎么都想不通的点。

  一个住在廉租房的小子,身边怎么就有武者保护?

  还能知道这么多隐秘,把整个张家都毁掉。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这是事实。

  “这些先不管了,当务之急是要把大哥你救出来。”

  张泽虎低声说道。

  “救?怎么救?以我犯下的罪行,恐怕不是死刑也是终身监禁。”张泽龙苦笑一声,“阿虎,我不奢望能出去,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大哥,你说。”

  张泽虎点头。

  其实他也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严重,以他一个高级战士级武者的身份,根本就摆不平。

  “我要姓苏的那小子和他母亲死,死得越惨越好。”

  张泽龙咬牙切齿地说道。

  一想起儿子张昊白的死状,他就忍不住双眼通红,怒火中烧。

  “大哥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就算在基地市弄不死他,只要他出现在荒野区,我就有机会将他杀死。”

  “只要他一死,他母亲也活不了多少天。”

  张泽虎微微点头。

  在基地市杀人,哪怕他是一个武者,也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但在荒野区。

  只要没有实质的证据,就没有人能够动得了他。

  如今张家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必须尽可能地保护好自己,才能让张家的香火不断绝。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死也死得瞑目。”

  张泽龙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这些事情一直都压在他的心头,如今终于得到解脱了。

  他相信自己的弟弟一定能做到。

  ……

  就在张家兄弟密谋对付苏辰时。

  苏辰却已经来到位于城中心的扬州城极限武馆总部——极限会馆。

  每个月的一号,这里都会举行一次准武者考核。

  “这位先生,这里是明月小区,禁止靠近,请你立刻离开。”

  极限会馆就在明月小区里。

  而大门口,正站着一排六名荷枪实弹的军人,其中一名军人开口提醒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qishu.com。奇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8qishu.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